手机端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未解之谜 > 未解之谜 > 正文

晋惠帝痴呆之谜

晋武帝死,惠帝司马衷继位,惠帝生性痴呆,是个白痴皇帝。当他听到人家说百姓没有饭吃,饿死了许多人,觉得很奇怪,便说:“这些人为何不吃肉糜?”真是绝无仅有的大笑话。惠帝身后还有一个性情凶狠的贾后,她心病重重,结果把西晋王朝搞得七零八落。

晋武帝死,惠帝司马衷继位,惠帝生性痴呆,是个白痴皇帝。当他听到人家说百姓没有饭吃,饿死了许多人,觉得很奇怪,便说:“这些人为何不吃肉糜?”真是绝无仅有的大笑话。惠帝身后还有一个性情凶狠的贾后,她心病重重,结果把西晋王朝搞得七零八落。

西晋武帝病死,晋惠帝司马衷继位。老皇帝年老病死,新皇帝接班登位,这本是很正常的事情。不过晋武帝死后,即将继位的晋惠帝司马衷是个生性痴呆的白痴皇帝,这着实给中国历史幽默了一把。一个千古流传的大笑话就是由他而来:当时各地闹饥荒,地方官上报给朝廷说,灾区老百姓没有饭吃,饿死了许多人,他觉得很奇怪,忽然灵机一动说:“这些人为何不吃肉糜?”大家听了面面相觑,不知说什么好。他在华林园听到蛙声,问左右蛙叫是为了公家还是为了私人?有人为了讨好他而故意回答说,在官府土地上叫的蛙是为公,在私家土地上叫的是为私。

虽然中国封建社会皇帝是世袭制,但在漫长的封建社会中,一个白痴被立为皇太子,且最后继承皇位者,还是比较少见的,晋惠帝可以说是其中的一个特例,何况他并不是晋武帝的独苗。皇帝一般都有一群儿子,武帝也不例外,共有二十六个。后来“八王之乱”中的八个藩王,就有三个是他的儿子,即楚王司马玮、长沙王司马义和成都王司马颖。还有一个小儿子(第二十五子)司马炽,继惠帝之后,也做过皇帝(怀帝)。他们都不痴不呆,如能继位为君,总要比惠帝好得多。

但当初武帝为什么还要立他做皇太子?惠帝是武帝头一个夫人杨皇后的亲生子。这位杨皇后生有三个儿子,长子幼时夭折,惠帝是次子,还有一个是秦王司马柬。这时,依次序立太子,当然应该立司马衷。但武帝对于这个儿子的智力水平,似乎既有点了解又不大了解,因而对他进行过一次考核,让他对一些政事拟出批文。他的老婆贾妃让人代起草文稿,此人就引经据典写了一大篇。旁边有个精明的家伙说:“这样不行,陛下一眼就看穿了,只能就事论事,不可以引用他书。”贾妃就改命此人起草,他果然写得浅显明白。太子也就照抄不误,交给武帝。武帝看了,心中大喜,觉得这个儿子事理还算明白。

武帝立惠帝为皇太子,还有一个原因。原来在太子要纳妃之前,武帝怕太子年幼不懂男女之事,特地派了一名叫谢玖的才人去东宫侍寝,加以诱导。结果谢才人怀孕生子,这就是司马遹。这个孩子从小就玲珑乖巧,在他五岁时,一次宫中失火,武帝登楼观察火势,这孩子恰好在武帝身旁,他拉着祖父的衣襟,要武帝退到火光照不到的地方,说:“深夜发生意外事件,应该提高警惕,你是一国之君,应该格外防备意外的事情发生,不可让火光照见皇上。”晋武帝见此孙儿有这等见识,实在是高兴极了。他认为儿子虽然愚笨,但孙子机智、聪明,以后孙子继位,完全可以成为一代明君。考虑到这些,晋武帝决定立晋惠帝为皇太子。

太子无能,妻子贾南风却是个心狠手辣的人。贾妃性情凶悍,生得又矮又黑又丑,做太子妃时,就曾在宫中杀人。有一次,她发觉一个宫女有了身孕,就勃然大怒,拿起一支手戟掷去,致使宫女受伤流产。武帝知道了,大为光火,决定把她废黜。这时,贾妃之父宰相贾充早已死了,但杨、贾二氏的党羽仍在,许多人都帮她说话,晋武帝的耳根实在很软,听了他们的话,也就把此事略过不提了。

太熙元年(290)四月,晋武帝去世,太子即位,改太熙元年为永熙元年。武帝临终前,本来想使汝南王司马亮与杨骏一同辅政,但昏迷之中,诏书被杨皇后做了手脚,变成了命杨骏独自辅政。新皇帝当年改元的做法是不合礼制的,当时杨骏大权独揽,可能就是他的主意。

杨骏是个蠢人,他要专权,又怕人害他。他最怕的是大司马汝南王司马亮(司马懿之子)。汝南王亮怕杨骏害他,在城外安营,要求过了武帝丧事,再到许昌接手早已任命的督豫州诸军事的职务。有人却去报告杨骏,说汝南王要动武讨伐杨骏。杨骏害怕,就告诉惠帝母亲杨太后,要惠帝写一道诏书,命司空石鉴率领守卫武帝陵地的军队讨伐汝南王。这次,若非石鉴稳重,未曾轻易听命,可能就会闹出大乱子。但汝南王亮事先得到了这个消息,他和廷尉何勖商议,何勖说:“如今朝野都归心于公,哪有公不去讨伐他人,而怕人家讨伐的道理!”他劝汝南王亮主动夺权。可汝南王亮生性胆小,不仅不敢发动,还连夜赶赴许昌,事情就暂时告一段落了。

在此之前,杨骏之弟杨济不以兄长的意旨为然,劝他挽留汝南王亮,但杨骏不听。晋朝宗室强盛,外戚若能与宗室合作,天下就可能安宁。但杨骏刚愎自用,一意孤行,杨济就估计到今后杨家的门户是难以保全了。

杨、贾两家也有矛盾。杨芷(武帝第二个杨后,杨皇后的妹妹)和贾南风在宫中已相处了十多年。杨芷每见贾南风有些过失,为爱护起见,常加劝告。贾南风不知她的好意,还怀疑她会在武帝面前说自己的坏话,反而怀恨在心。杨骏则深知这个做了皇后的女人阴险毒辣,每次拟定了诏书命令,给惠帝看过后,就送到里面再给杨太后过目,然后再施行,中间不让贾后有插手机会。贾后对此当然不满,更加嫉恨杨家。

贾后还有一块心病,那就是她自己没有儿子。谢才人生的那个灵巧儿子司马遹已经十三岁了,被立为皇太子,贾后恨之入骨,更不会同意把他的生母升做淑媛,而她目前能够做到的,就是尽量不让他们母子见面,以待将来再采取进一步的举动。此后,她不断唆使太子走邪路,让太监们在太子面前献媚奉谀,使他整日沉溺于宴游玩乐。一次,贾后谎称皇上龙体欠和,召太子入朝。太子到来后,贾后令宫中让太子在别室等候。不一会儿宫女端着酒出来,一诱导太子就喝得酩酊大醉。贾后已事先叫人起草一封用太子口气写的信,内容是逼晋惠帝退位。当太子醉得昏沉沉脑子不清时,贾后骗太子重抄了一遍,上面写道:“陛下该自行结束了,不然我会入宫来结果你。皇后也该快自裁,不然我也会来结果你。”

信到了惠帝手中,惠帝虽说是痴呆,但这样的文字还是看得懂的,看完后大为震怒,要治太子死罪。大臣们为太子申辩,认为应该检查传信人,并请求核对笔迹,恐其中有假。贾后拿出太子亲笔写的文件十余张,众臣一比较,无人敢说不是太子所写,但心里疑问不断。贾后恐事有变,先上表让惠帝废太子为庶人,得到了惠帝的批准。太子听说使臣到达,就更衣出领诏书。听完诏书,如五雷轰顶,有口难辩,与妃子王氏及三个儿子,被押到金镛城被囚禁起来。太子的母亲谢才人及宠妃蒋美人被处死。

元康元年(291),贾后知道杨骏对宿卫将领孟观、李肇一向礼数不周,二人心怀怨恨,她便使宦官董猛与二将密商,准备发动政变。同时让李肇联络汝南王亮,要他起兵反杨骏。汝南王不肯,李肇就转而联络都督荆州诸军事的楚王玮。楚王玮是惠帝的兄弟,年方二十,是个好勇斗狠,喜欢揽权的少年王子。他爽快地答应了,立即向朝廷要求入朝。杨骏了解他的性格,本来对他就不大放心,见他要求入朝,立即同意。他以为楚王玮到了京师,便于控制,却没有想到他是来造自己的反的。

元康元午二月,楚王玮到达洛阳。三月初八晚上,盂观、李肇向惠帝诬告杨骏谋反,贾后立即写好诏书,以此罢免了杨骏官职,同时宣布戒严,命东安公司马繇(司马懿之孙)领殿中兵四百人“讨伐”杨骏,楚王玮领兵守卫司马门(皇宫的外门)。杨骏的外甥段广官居散骑常侍,就在惠帝身旁,他跪下求道:“杨骏没有儿子,岂有谋反之理,请陛下明察!”惠帝听后,呆若木鸡地一言不发。他扮演的是一个傀儡的角色,本来就做不了主。可怜杨骏也是内心虚弱,没有应付非常事件的魄力。众官听了,知道无法挽救,纷纷散走,把杨骏丢在府里等死。杨太后得讯,写帛书射向宫外,号召:“救杨太傅者有赏!”贾后借此声称太后参与谋反,命东安公繇立即领兵出发。他到了杨府,不知虚实,就先放起火来,又命弓箭手从高处向府里乱箭射去。杨骏的卫兵被堵在里面,只能躲起来避箭,不敢抵抗。杨骏逃到马厩里,结果被兵士搜出,乱刀砍杀。孟观等也捉拿了杨珧、杨济以及段广、刘豫等人,全族夷灭,一共杀了好几千人。

第二天,贾后矫诏,命太后移宫,太后母(杨骏妻)庞氏免死,并与太后同居。她一步紧一步,唆使臣下上奏,先是准请废太后为庶人;再准奏庞氏不得免死。可怜这个杨太后,当时抱住母亲,哭哭啼啼地向贾后称妾,哀求免其母一死。可这一切又有什么用呢!庞氏终于死在贾后的刀下。次年二月,杨太后也被活活地饿死在金墉城的冷宫里面。

这次政变,可以说是“八王之乱”的序幕。杨氏集团被消灭后,汝南王亮入朝辅政。楚王司马玮因协助贾后政变有功,也以卫将军领北军中侯,在中央握有兵权。亮、玮之间因而发生矛盾。贾后认为亮、玮二人都妨碍了自己专权,便又施展手段,在这一年内,先下诏叫楚王玮杀死汝南王亮,然后又以“矫诏”(伪造诏书)的罪名,杀掉楚王玮。

贾后杀掉亮、玮二王后,大树自己党羽,专断朝政达八九年之久。299年,贾后与太子司马温的矛盾又爆发了。太子是惠帝长子,不是贾后所生,随着年龄增长,对贾后的专横跋扈渐露不满之意,引起了贾后的忌恨。这一年,贾后废掉太子。太子无罪被废,引起一部分拥护太子的朝臣不满。300年,他们与当时握有军权的赵王司马伦密谋废贾后,复太子。赵王伦当即答应参与行动。但是,他平素与贾后亲密,害怕太子复立会对自己不利。于是,一面行使“反间计”,挑动贾后用毒药害死太子;一面又借口为太子报仇,领兵入宫,废掉贾后。贾氏党羽也被一网打尽。

赵王伦利用贾后和太子的矛盾,一箭双雕将贾后和太子尽皆除掉,夺得政权。第二年,索性废掉傀儡惠帝,自己做起皇帝来。

赵王伦自己称帝,马上激起其他宗室诸王的反对。齐王司马冏联合成都王司马颖、河间王司马颙等起兵讨伐赵王伦,赵王伦也调兵遣将迎战。双方的军队在洛阳附近酣战了两个多月,死亡近十万人。结果,赵王伦兵败被杀。齐王司马冏辅政。不久,河间王司马颙联合在洛阳的长沙王司马义,又对司马冏发动进攻。

303年,司马颙又联合成都王司马颖,杀掉司马义,打败司马越,控制惠帝,掌握了中央权力。305年,东海王司马越再次起兵攻打司马颙。司马颙联合司马颖率军反击,结果战败逃走。次年,司马越的军队攻入长安,把惠帝又劫回洛阳。这年,司马颖、司马颙先后被司马越的势力杀死,惠帝也被司马越毒死。司马越另立惠帝的弟弟司马炽为帝,是为晋怀帝。

一个白痴皇帝加上一个凶悍的皇后,就此把西晋王朝领进了一条死胡同。

 

分享至:

未解之谜相关